足球比分直播,天下足球网

你好,欢迎进入足球比分直播,天下足球网:人民政府网!

苗岭红日 共渡时艰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在民族危机时刻,凯里的共产党人始终以民族大义为重,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号召和组织民众以实际行动积极支持抗日战争。

                             七、抗日救亡 共赴国难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后,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凯里党小组根据省工委的指示和安排,李光庭、喻雷、王毅到贵阳、安顺等地开展抗日救亡工作。

1938年初,凯里党小组根据中央、省工委足球比分直播,天下足球网:大力开展抗日民主运动的指示精神,李光庭将党员和武装斗争的骨干分散到各地继续开展革命活动。王毅深入麻江等地作抗日救亡运动的宣传、发动工作。同年秋,王毅的行踪引起了当地反动势力的注意。为脱离危险,王毅按省工委指示,离开凯里到贵阳县委工作,任组织委员,负责组织开展学生运动。喻雷离开凯里赴安顺与丁沛生、张恒兹等取得联系,在紫云、镇宁、关岭三县交界地区开展革命活动。李光庭则打入国民党镇(远)、遵(义)师管区任连长,负责动员、征集、训练和运送黔东南各族青壮年到抗日前线参战。在新兵训练期间,李光庭在对新兵进行军事训练的同时,给新兵讲述日军在中国的暴行和全国抗日战争的严峻形势,以此激发新兵抗日杀敌的决心和斗志。经李光庭训练的战士,在抗日前线的战斗中都表现出了不屈不挠、英勇善战、不怕牺牲的精神。

就在李光庭、喻雷、王毅等人离开凯里到外地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的同时,根据组织上的安排,李长青留守凯里,以教师公开身份继续开展抗日宣传和组织发动工作。他将“虽剩一兵一卒,必须抗战到底,始能操到最后胜算”、“最后胜利是我们的”等抗日宣传口号雕刻在木板上,印成字贴发给学生以练习书法,在教育学生的同时,将抗日宣传送到千家万户。同时,李长青还在凯里近郊的李家祠堂召开成立“凯里青年抗日救国后援会”(简称抗日救国会)筹备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后,在凯里万寿宫(亦称江西会馆)成立了抗日救国会,开展抗日救国运动。通过宣传发动,在较短的时间内,就有近七十余人参加了“凯里青年抗日救国后援会”。李长青被推选为临时会长,顾永祥、孙礼庸、陈松录负责具体工作,会址设在凯里万寿宫。为使抗日救国会的活动能够公开化,该会还向国民党炉山县政府呈文申报并得到准许。国民党当局为了掌控抗日救国会,却派中统特务、地主王启型(炉山县教育科长兼凯里小学校长)担任该会会长。王启型掌握抗日救国会的领导权后,便大肆散布消极和反动言论,并利用权力公开抵制和破坏抗日救亡工作。抗日救国会的会员们则在凯里党小组的领导下,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们积极书写、张贴抗日标语,发动学生游行示威,并上街搭台演讲,向人民群众公开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抗议国民党当局假抗日真反共,卖国投降,镇压抗日力量的反动行径。国民党县长胡嘉庆,特务王启型恼羞成怒,与凯里大地主蒋文彬相勾结,命令县保警队逮捕了在街上进行抗日宣传的顾永祥、李长和等8名抗日救国会会员,并严加刑讯。顾永祥、李长和等不畏强暴,大义凛然,不仅痛斥了反动当局和地方反动势力的所作所为,而且还砸掉了挂在看守所内的“明镜高悬”大匾。王启型、蒋文彬未达到目的,凶相毕露,准备将被捕人员在押往炉山途中秘密枪杀。此阴谋遭到素与李长青有交情的族兄、凯里区区长李希平的反对,李希平还将此情况透露给了李长青。为营救被捕会员,李长青连夜赶到排羊找到杨光亚要求其前往凯里救人,杨光亚随即带领十余名苗族青壮年,身藏手枪、短刀潜入凯里旧市街文玉山家,并与打入保警队看守所任班长的结义兄弟姚绍棠取得联系,将李长青的信送进看守所给顾永祥、李长和等人,叫他们随时配合外面武装营救。同时,李长青发动各界人士和群众,向反动当局提出严正抗议,大造政治舆论,到处张贴“爱国青年无罪”、“抗日无罪”、“强烈要求释放爱国青年”等标语。由于李长青的周密安排和精心指挥,经过一番激烈的斗争,国民党炉山当局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下,终于在除夕前释放了全部被捕会员。

经过此次斗争,李长青的革命行动引起敌人的强烈不满和敌视。1938年夏天,为避开反动当局的监视,李长青通过同学、时任黄平县加巴小学(当时为省立民族小学)校长的中共地下党员王醒华的关系,到该校担任教导主任。与此同时,经秦天真介绍,其妹秦天芬(化名姚素珍)也随王醒华来到加巴小学教书。李长青在加巴小学任教期间,经常与秦天芬等进步教师一道,教学生唱《松花江上》、《抗日救亡进行曲》等革命歌曲,组织师生阅读《大众哲学》、《新华日报》以及鲁迅的作品等,广泛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同时,组织师生走村串寨,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并争取团结到民主进步上层人士王朗轩、王道炽、潘开武、黄东甫等,抗日统一战线在该地区得到蓬勃发展。1939年底,李长青、王醒华等人的行为引起国民党当局的注意,并对其进行监视,因此,他们被迫离开了该校。翌年,李长青与王醒华等转入凯里小学任教。李长青在该校任教期间,组织罗泽民、黄明芳、丁桂钦、丁灿英、汪宗福、杨素萱七名进步教师秘密成立学习小组,建立“姊妹行”活动组织(又称“七人团”),学习和宣传《列宁选集》、《新华日报》、《陕公生活》和鲁迅的作品等,同时在学生中广泛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后来活动波及到炉山县城。国民党炉山当局对此极为不满,李长青因此被解职,后辗转于雷山西江和凯里继续从事革命活动。

驻凯里的国民党炉山县保警队长期鱼肉乡里,并采取各种手段破坏抗日。他们其中有的还伙同缉私队、区公所工作人员一起狼狈为奸,横行乡里,群众敢怒不敢言。1940年春,驻凯里的保警队以抓赌为名对群众进行敲诈勒索,群众对此进行抵制,保警队竟开枪打伤两人,群众义愤填膺。李长青与刚从外地回到凯里不久的喻雷等人决定趁机发动群众惩治为害一方的保警队,遂命陈茂轩吹牛角,孙礼庸到街上高喊捉土匪。霎时,人们手持长矛短棍涌向街头,将保警队包围起来。开枪打伤人的保警队班长李祖见势不妙,仓惶逃跑,当其逃至猪屎(市)巷土地庙时,被追赶上来的潘你略一刀砍死。国民党炉山县长李紫珊闻讯后大为震怒,亲自率领保警大队赶往凯里欲实施镇压。得知此情,凯里党小组一面组织民间武装到龙头河渡口的河岸边严阵以待,一面派人找到凯里区区长胡醒亚,强令其与群众一道到龙头河渡口处向李紫珊喊话退兵。李紫珊见此情形,不敢贸然率保警大队过河,被迫撤回炉山县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1938年10月,随着广州、武汉相继失守,抗日战争进入到相持阶段。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势力,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加上不久后汪精卫公开叛变投敌,国民党内的反共势力进一步扩大,并继续推行其所谓的“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制定“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方针,在国共两党间不断挑起事端,制造摩擦,使抗日统一战线的形势愈来愈严峻。但是,中国共产党始终以民族大义为重,全力维护和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与国民党反动派的妥协和分裂行为进行坚决的斗争,并组织和带领全国人民进行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

1939年春,王毅奉省工委秦天真之命离开贵阳赴毕节任毕节县工委书记,负责组织开展抗日救亡工作。在国民党反动当局白色恐怖统治的情况下,王毅沉着镇定,在民教馆、抗日后援会组织“歌咏队”、“时事座谈会”、“街头讲演队”,采用多种形式进行抗日宣传,组织群众参加抗日救亡工作。为传播马列主义和革命思想,王毅利用毕节进步人士孙思武开办的“群益书店”和“七月书社”购进大批马列书籍,增订《新华日报》和《群众》等杂志书刊,并通过组织“妇女读书会”发动群众募捐,支援香港新闻界工人的抗日行动。其间,毕节县中共地下活动经费出现了困难,王毅将自己的房屋典当出去,将所得的资金用于开展党的工作。毕节党的建设和抗日救亡工作在王毅的领导下,得到迅速发展,从而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1941年1月17日,由于叛徒的出卖,国民党当局逮捕了正在主持“读书会”活动的王毅。在狱中,王毅巧妙地应对敌人,并设法告诉外面的同志“阮已叛变,组织被破坏,要保存实力,自想办法”,使不少同志得以迅速安全转移和隐蔽。1942年8月,王毅被国民党押解到重庆王云山康泽集中营。敌人为软化“犯人”,天天强迫学习《三民主义》,王毅则坚持马列主义,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1944年4月1日,王毅被释放出狱,为了寻找党组织,他颠沛流漓到昆明、贵阳。由于没有生活来源,王毅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但他仍坚持从事革命地下工作。

 

 

八、筹集资金 蓄积力量

 

1940年,雷山等地闹盐荒,“斗米斤盐”,每块银元只能买到半斤盐,穷人吃盐十分困难。李长青根据这一情况,在得到丹江县西江区区长侯兴华的允许后,于秋季在西江开办了“食盐推销处”,低价向群众销售食盐,既解决了交通闭塞的西江苗族人民的吃盐问题,又解决了凯里党小组活动资金不足的困难。而且李长青还以卖盐为掩护,在青年中宣传革命思想,宣传民族团结。

这年,李光庭因暗地将国民党镇(远)、遵(义)师管区的一批枪支送给清江河民间武装首领潘致祥而被捕。后被看押他的一个连长救出,并连夜赶回凯里。当时,由于与凯里党小组单线联系的省工委负责人秦天真去了延安,凯里党小组与上级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为此,李光庭找到李长青商议,确定目前凯里党小组只得继续按省工委传达党中央足球比分直播,天下足球网:白区工作“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结合凯里的革命形势,适时开展活动、储备力量、筹集资金、以待时机。不久,李光庭又找到回到凯里的喻雷,他们商定在凯里开办酒精厂。当时的旧中国,因石油供应缺乏,过往车辆以酒精代替石油作动力,因而酒精比较畅销。李光庭为人谦和,善交朋友,他经凯里鸭塘川岩寨商人杨正明的联系介绍,与喻雷在较偏僻的川岩寨租借了一个叫吴摸金的农民两间房办起了酒精厂。他们通过开办酒精厂秘密开展革命活动,同时筹集革命活动经费。

1941年3月,李光庭和李长青先后在麻江县观音庙、大良田两次主持召开会议,研究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如何筹集革命活动经费和深入开展革命活动,会议进一步明确了在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情况下,通过各种方式广泛宣传我党的抗日方针政策,发动和组织广大民众抗日救亡,同时筹集革命经费,以保证地下活动的正常开展。

为筹集革命经费,李长青变卖了祖田得到大洋1400多元,请人在凯里小坳种植烤烟,开办开斯米烟厂,生产“闪光牌”、“红星牌”、“马头牌”香烟。香烟生产出来后,李长青亲自到三穗、剑河、锦屏、台拱、镇远、贵定、洪江等地销售,并以此为掩护,秘密开展革命宣传和加强与地方民间武装的联系。

同年,李光庭因利用川岩酒精厂开展革命活动,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他们派特务密切监视李光庭等人的动向,最后勒令查封了酒精厂。酒精厂停办后,为躲避特务的监视,李光庭在凯里潜伏下来,并及时找到李长青,召集喻雷、黄玉如等人在李家祠堂召开党小组会议,研究当时的时局和党小组的工作。会议提出,根据抗日前线的需要和目前党小组的处境,应该继续创办实业,筹集资金,解决党小组的活动经费,支援抗日前线。党小组认为,麻江大良田处在湘、黔、桂交通枢纽上,东至湖南,南到都匀,北往贵阳都很方便,且离麻江县城较近,有利于与各界人士联络,也便于隐蔽和转移。随后,李光庭来到麻江县大良田,租赁了三间房子,先开办起“李记客栈”,在维持基本生活的同时,寻机开办实业。

1942年春,李光庭邀约大良田的沈锡芳、周露阶,麻江城里的陈光远,陆坪的杨继轩、刘启文、许佩清,景阳的李德超,翁里的黄玉如,翁袍的顾二公,贵阳的殷国忠,乐平的张国才、徐德明等人,在麻江大良田筹建开办“荣通酒精厂”。坝茫的冯治安因为是陈光远的妹夫,过去又与李光庭相识,便邀他入股,让他担任经理,主持厂内业务,陈光远任厂务主任,李光庭任外交主任。为加强与省工委及各地党组织的联系,李光庭委派喻雷在贵阳乔家桥雪雅路设立“荣通酒精厂办事处”,以销售酒精为掩护,经常与省工委联系,了解各地革命活动情况。此间,李光庭经常利用营业之余,深入群众,结识了不少挚交好友。

酒精厂自投产后生意兴隆,收益倍增。而冯治安则利欲熏心,贪污公款。对于冯治安的不轨行为,陈光远多次予以批评指责,冯治安便对陈光远怀恨在心。1944年8月,时值“黔东事变”爆发后不久,由于冯治安向国民党当局告发陈光远参与异党活动和支持“黔东事变”,陈光远只得离开酒精厂到外地躲避。而且由于当时日军即将攻占独山,国民党军队后撤,疏散的难民拥塞黔桂线,酒精厂因兵慌马乱被毁而倒闭,李光庭只得离开大良田去了贵阳。但因革命工作的需要,不久李光庭又秘密往返于贵阳、凯里、麻江之间,进行革命活动。而在凯里的李长青也由于香烟销路不好,烤烟种植又不景气,烟厂于1944年关闭。此后,李长青还先后开办了白皮纸厂、帘子厂和铸铜、铸银厂(秘密铸造银元),在生产之余,他还经常向工人宣传革命道理。

在这段时间里,凯里党小组的成员及其外围组织人员还采取多种形式筹集革命活动经费。李光庭得知国民党军政部要到贵阳领取军饷的消息,便带着几名进步青年,半路伏击了押钞车,将截获的军饷用于革命活动。喻雷、王毅带领进步青年袭击茶山赵姓、翁里李姓的大地主,将所得用于革命活动。与凯里党小组有密切接触、活动于丹江、台拱、榕江三县边境石灰河一带的李沛华,带队缴了湖南烟毒贩,用缴获的钱物充军需。唐铭贤卖掉祖田得银600两用以购买枪支弹药以及作军费,同时拿出布匹给民间武装队员制作干粮袋。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地方民间武装得以生存和发展。

正当凯里党小组竭尽全力筹集革命资金,以加强凯里党的工作和进一步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运动的重要时刻,由于斗争环境险恶,工作任务繁重,加上食无定时、居无定所,使喻雷积劳成疾,于1944年冬在贵阳不幸病逝,时年34岁。喻雷一生未婚,他曾对人说:“我的头不知何时落了地,结了婚,岂不害了女方,革命不胜利,我不结婚”。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他奉献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九、助于危难 加强统战

 

教师谭兆熊(化名艾一)由于思想进步,在青年中大力宣传抗日主张,因而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不满。为躲避当局监视,1941年寒假,谭兆熊随王醒华一道来到凯里隐蔽。李长青得知此情况后,便要求其在贵阳男子师范学校的同学丁灿金帮助其藏身,丁灿金欣然同意。当年春节,在国民党炉山县党部组织表演文艺节目时,谭兆熊以“莲花落”形式上台表演了《化子拾金》的幕外剧,剧短而精,既宣传了抗日内容,又增添了晚会的色彩,很受观众赞赏。可是次日,保警队官兵和保甲长数十人突然闯入丁灿金家,以进行“异党”宣传之名将谭兆熊捉拿扣留于国民党县党部。随后,李长青和丁灿金发动其亲威和朋友前往炉山设法营救,国民党县党部也因摸不清谭兆熊底细,没有确切的定罪证据,只得放人。谭兆熊被释放出来后,李长青和丁灿金考虑到谭兆熊继续留在凯里已不安全,便为其筹集路费送他回家乡。

1942年冬至1943年夏,黔东地区的松桃、镇远、三穗、施秉、丹江、台拱、剑河等十四县爆发有2万余人参加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武装暴动,即“黔东事变”。凯里附近的西江暴动就是这次暴动的组成部分。早在1942年秋,雷山西江的陈学海曾来凯里联络参加西江暴动事宜,李长青为此在凯里近效的李家祠堂召开革命骨干会议,讨论如何对待西江暴动的问题。会议决定要以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重,继续执行隐蔽精干的方针,不公开出面参加领导西江人民的抗暴斗争。

1943年上半年,国民党调重兵镇压了黔东暴动,之后大肆搜捕“黔东事变”有关人员,凯里党小组以“李记客栈”和“荣通酒精厂”为联络点,积极掩护参与“事变”人员及其家属子女脱险。

西江暴动失败后,暴动首领侯教之叫人把长子侯正玺(十二、三岁)接出学校,送到麻江翁井侯正玺的姨妈家隐蔽下来。1943年春节过后几天,侯正玺的另一位姨父熊承勋(西江暴动组织者之一)也把其子熊益民送来与侯正玺在一起隐蔽。元宵节晚上,正当侯正玺姨妈全家欢度节日之时,忽听见一阵犬叫,随即二三十个保警兵破门而入。侯正玺和熊益民来不及逃走,就顺势躲入了床底。保警兵在经过四处搜查之后,将侯正玺的表哥、表姐夫,还有为其家刨烟丝的17岁的黄宝抓走,侯正玺和熊益民幸免逃脱,可是两人再也不能在翁井待下去了,但不知向何处转移。正在为难之际,李光庭派陈光远把侯正玺和熊益民接到离翁井20里外的小火壤陈光远家,并给侯正玺更名为肖朗卿,熊益民更名为杨胜林,他俩在此又暂时隐蔽下来。当时,李光庭和陈光远正在大良田经营“荣通酒精厂”,为了更好地关心照顾侯正玺和熊益民,不久他们又秘密的将侯正玺和熊益民接到了大良田。1943年10月,国民党进一步加紧追捕“事变”有关人员,为避免被追捕人员发现,侯正玺和熊益民白天在酒精厂,夜晚则住宿在闵孝廉(李光庭好友)家。后来,因陈光远与冯治安的矛盾日益激化,李光庭担心藏匿侯正玺和熊益民会成为冯治安向国民党当局告发陈光远的把柄,遂与陈光远商量,决定将侯正玺和熊益民送往遵义投靠其亲戚、时任遵义步兵学校处长的蔡希根。与此同时,侯教之之女侯慕贤被国民党省政府保安处处长刘鹤鸣派保安兵抓住,被送往西江,在石门坎与其母亲见过一面后,被押经台江、镇远至贵阳,关在刘鹤鸣家,刘鹤鸣企图娶侯慕贤为妾,侯慕贤暗中从刘家逃脱,在图云关遇上董新武,便与其同路回到麻江。熊承勋得知后,便与李光庭、陈光远商量,把侯慕贤送到小火壤陈光远家隐蔽,侯慕贤在此过了约半年多的安稳日子。

1944年12月的一天,当陈光远和熊承勋送侯正玺和熊益民前往遵义,途经贵阳时,遭冯治安联络的军警逮捕。侯正玺和熊益民脱险后在贵阳殷国忠家暂避,一个星期后,熊益民返回麻江,侯正玺则被送往遵义。陈光远、熊承勋被捕后,他们被关押在贵州省保安处警备司令部。在狱中,他们受尽折磨。侯慕贤得知陈光远被捕后,逃到乐埠一个庙里当尼姑,后被麻江保警队侦察逮捕,关进了麻江县监狱。李光庭通过陈光远家丫头给监狱里的侯慕贤送食物、用品,帮助侯慕贤度过了监狱中的苦难日子。1944年,陈光远在狱中被迫害致死,熊承勋被折磨成瘫痪,后被营救出狱。

黔西县中学教师傅麟,由于思想进步,经常参与爱国救亡活动,国民党当局对其进行监视,傅麟被迫离开黔西来到麻江中学任教。1944年下半年,国民党麻江县政府突然将其逮捕,指控他搞异党活动。在得知这一情况后,李光庭立即发动其学生到县政府请愿,要求反动当局释放傅麟老师。在学生们的紧逼下,当局又拿不出傅麟的罪证,只得答应放人,但条件是由十几名保警队员将其押解驱逐出境。傅麟被放出后,由于担心其在被押解的途中遭暗害,其学生们和麻江中学教师彭国平跟随护送。行至大良田时,李光庭和周露阶早在那里等候,但他俩假装不认识这些学生,暗地里却给学生们使眼色,其中一个学生领悟到李光庭的意思,便向保警队提出天要黑了,我们就送傅老师到此为止,保警队强调执行命令,同学们就故意与保警队争吵,李光庭示意周露阶去做调解工作。在周露阶的协调和学生们的纠缠下,保警队只好同意就此放人,与学生们一道返回麻江。第二天,李光庭送傅麟安全上车去了贵阳。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足球比分直播,天下足球网:建置沿革2019-04-18 16:23:33
  • 足球比分直播,天下足球网:历史沿革2017-06-15 10:57:00
  • 苗岭红日 后记2012-08-16 11:18:49
  • 苗岭红日 重整河山2012-08-16 11:16:48
  • 苗岭红日 迎接朝阳2012-08-16 11:14:55